第七百九十九章 推衍

作者:天蚕土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元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床榻上,周元静静盘坐,他手中把玩着那捕痕纹的玉简,面露沉吟之色,片刻后他眉心处有着神魂光泽闪烁起来,一缕神魂之力散发出来,对着玉简悄无声息的侵入。

    不过,神魂之力刚刚进入其中,便是触动了某种极为敏感的反应,一股细微的力量从玉简中爆发,瞬息间玉简上面的源纹便是犹如残雪一般的迅速消融,化为一面光洁的玉简。

    “自毁设置如此的敏感。”

    周元目光微闪,倒并不感到意外,毕竟这只是第一次的尝试而已,如果这么简单的就成功了,他反而是有些不相信了。

    他随手捏碎玉简,又是取出一枚捕痕纹。

    周元直接将这枚玉简拍碎在胸膛上,拍碎的瞬间,顿时有着一团光芒爆发,这些光芒在周元的胸膛处凝聚,渐渐的形成了一道奇特的源纹。

    这道源纹,直接是渗透进入血肉中,一道道光线蔓延然后形成奇特的交织网,粗略看去,宛如蛛网。

    这蛛网遍布上半身,每一条线路的链接都是相当的巧妙,虽说看上去极为的脆弱,并不具备着任何的防御,攻击之力,但周元却知晓,如果在四灵归源塔内,那些源痕一旦穿过身躯,就会有一些被蛛网所粘附,然后滞留于体内。

    “好精妙的源纹。”周元以神魂观测,不断的点头,发出赞叹。

    这捕痕纹看似简单,但其实颇为的复杂,因为它的线脉处于一种不断的变化之中,这应该就是其他人无法将其复刻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而且...

    周元敏锐的感觉到,刻画这捕痕纹,应该是需要某种特殊的材料作为媒介,只不过具体是什么材料,他无法推测出来,想必这也是火阁最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如果他想要复刻出捕痕纹,那么就必须搞清楚是什么材料,而这显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捕痕纹极其的脆弱,稍稍有点动静就随时会崩裂,这也就让得周元无法直接以神魂侵入其中去观测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周元收回神魂,他看了一眼胸膛处,那捕痕纹已经是渐渐的消散。

    周元的眼中露出沉思之色,其实捕痕纹的原理并不算特别的复杂,只是其中某些关键点很难攻破,比如捕痕纹中所蕴含的特殊材料...

    所以想要复刻的话,难度还真是不小。

    “既然无法复刻,那我就自己来创一个!”周元冷哼一声,他当年八脉未开时,好歹也是将源纹当做本命技能来练习的,即便后来开始修行源气,但关于源纹上的修行他也并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甚至,因为身边有着夭夭这种源纹宗师级别的人在,他的源纹造诣同样是在不断的加深。

    火阁那位化境神魂者能够创造出捕痕纹,他就不信,他会比其弱了。

    不过,想起夭夭,周元眼神忽的黯淡了一下,如果有她在身边的话,这捕痕纹恐怕分分钟就直接给破解了。

    “夭夭,等着我,我正在努力,努力的得到祖龙灯, 然后再找到祖龙血肉,那样你就能够恢复过来了。”周元轻声自语,手掌却是忍不住的紧握起来,他也很怀念当初身旁时刻有着夭夭与吞吞的日子。

    与那个时候相比起来,现在的他,独自一人在这陌生的混元天,的确是有些孤独。

    不过周元终归不是沉浸以往难以自拔的人,他深吸一口气,便是将心中的情绪压制下来,既然现在他已经无法回到以往的生活,那他就要不断的为之努力,而不是在这里做一些无谓的空想。

    周元的眼目渐渐的闭拢,眉心神魂却是闪烁起来,接下来他打算尝试推衍,看看能否创造一道与捕痕纹有相仿效果的源纹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周元这一闭关推衍,便是三日时间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而这三日中,风阁内则是因为捕痕纹的事掀起不小的动荡,为了安抚人心,叶冰凌几乎都没有时间进入风域修炼,但即便如此,那所取得的效果也并不大,毕竟归源宝币太重要了,而且因为三年时间的限制,很多人都浪费不起时间。

    所以一些原本支持叶冰凌的人,也是开始动摇。

    为此,叶冰凌可谓是被折腾得精疲力尽,只能黯然的听着那些不断报来的坏消息,却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而当叶冰凌,伊秋水她们头疼万分的时候,此时风岛的另外一座小楼中,陈北风却是满脸的笑意,他站在栏杆前,望着小楼前方沸腾的人气,那些都是赶来购买捕痕纹的风阁成员,其中不少都曾经是叶冰凌的拥护者。

    但显然,再忠心的拥护者,都抵不过归源宝币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陈哥,这三天时间,叶冰凌那边的人,恐怕已经散了将近一半了。”在陈北风身后,金腾满脸的快意。

    陈北风淡笑一声,道:“时间再长久一些的话,恐怕她那边就只有野猫两三只了,不成气候。”

    “等之后的阁主之争上,我将她打败,我倒是要看她这冰美人究竟臣不臣服!”

    他颇有些意气风华,前些时候被周元搞出来的狼狈在此时消散殆尽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周元呢?”陈北风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金腾咧嘴一笑,道:“据说躲在楼里已经好几天没现身了,想必是没脸出现吧,毕竟这种局面,出来了也是焦头烂额,还不如当瞎子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叶冰凌还真是瞎了眼才会这么的支持他。”

    陈北风摇摇头,不屑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,现在知道踢到铁板了?哼,晚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先不理他,等我成为阁主后,找个办法,将他副阁主的职位免掉,得罪了我陈北风,他以为副阁主的身份就保得住他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提前恭喜阁主大人了。”金腾笑道,他的眼中掠过解恨之色,到时候等那家伙丢了副阁主之位,定要好好的羞辱一番。

    “继续宣扬吧,我看他们还能够坚持几天。”陈北风拍了拍金腾的肩膀,然后便是转身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而床榻上,当周元的推衍进行到第五天的时候,他那紧闭的双目,终于是在此时缓缓的睁开。

    双目之中,似有神光涌动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